梦旅

寻找一个不存在的梦。

第一次长评,方

To:  @Messiah 敬爱的弥总请收下这份粗糙的长评

第一次长评有些小紧张,没有看Second Sight系列之前的文应该没关系吧_(:з」∠)_

没有什么深刻见解十分惭愧,请弥总千万不要介意【主要目的是来催更,弥总不要放弃坑底的孩子们啊QAQ


入反叛的坑是挺久之前的事了,一脚踩进耽美的海洋也是拜这帝国夫夫所赐,当年年少无知的我彻底走上了不归路。然后就各种爬墙各种走,不是今年B站的燃战估计也挺难再爬回来。毕竟剧情虐如狗,当年一起萌的小伙伴早已不知道消失在世界的哪个角落。


借着燃战爬回来就顺手刷了一发loft,然后就发现Second Sight了。一口气看了ouverture和Black Symphony下来的感觉简直犹如补番般痛快,画面感简直不能太好,然后看着看着就莫名还自带人物有配音和BGM了,嘿嘿嘿。

好像无论是雀还是修穿越回去的设定都不少见,但是用魔圆设定的零雀穿回去还要成为zero的,确实是为太太的设定折服了。

零雀成为了zero,无印修做了布国军师。日本人似乎是为日本而战,布国皇子终究站在了布国的指挥席上,他们好像是回到本应该的位置上,但是他们始终又回到了对立的状态。这种无可奈何的宿命感其实超带感的,我们想要挣扎着改变过去,猴姆啦数次回到过去要拯救小圆,零雀背负了本应属于无印修的杀戮。可是世界偏偏不让你如愿,该死的还是死了,本来是敌对的还是敌对了,被命运折腾总是要比一帆风顺来得更加贴近真实。就像是蝴蝶扇动翅膀带来了一场风暴,然而风暴过后世界总归是要回归平静的。


幸运的是零雀和以前的雀仔有太大的差别,让人有忍不住prprprpr的感觉^q^不再是单纯的理想主义的无印雀也不是病病的七骑,在看ouverture的时候总有种“啊,好像能HE”的感觉。ouverture的结局好像也没有太大的意外,不然,要怎么吃到可爱的军师修呢【围笑


BS里的七骑,果然也没有正常多久_(:з」∠)_,毕竟脑子没有病的小七不是好小七。


关于人物,关于朱雀。

原作中的零雀是个尚存于世的已死之人,被鲁鲁修托付了愿望的他,亲手终结了鲁鲁修,成为了zero。然而也永远的成为了一个代号式的英雄人物,他的承载着的是世人愿望,他的个人本身将被剥夺,他将成为一个机器人。与鲁鲁修用一死换取天下太平相比,被留下来的反而更残忍。

“死者既死,活着也同那无异。”

正如同文中所言,徒留躯壳,活着才是最痛苦的惩罚。

所幸朱雀回到了过去,回到一个有鲁鲁修在世界,他才能重新为人。人之所以活着不过为了一己私欲,也正是这样的私心这样的欲望人才之所以为人。


关于人物,关于鲁鲁修。

SS里的鲁鲁修没有获得geass,没有犯下深重杀孽,闪避了尤菲的flag,同时,跟零雀打开了新世纪大♂门。朱雀为他背负了原属于他的责任,希望他能远离这一切,作为鲁鲁修·兰佩路基而活,而不是鲁鲁修·布里塔尼亚。

鲁鲁修的确成为了鲁鲁修·兰佩路基而不再是布里塔尼亚的第11皇子,过去的加锁终于被卸下,而让曾经的帝修以命换天下的最后一个条件也彻底不成立了。


剧情展开至此,我都有种当年看R2一路神展分分钟寄刀片给大河内的感觉。然而现在我却想给弥总送花(*/ω\*)以及强烈催更,强烈想看影帝夫妇飙演技驴蛋卷,强烈求出本,冰天雪地720°回旋后空翻式双膝跪地奉上钱包。



评论

热度(14)

  1. Messiah梦旅 转载了此文字
    ……?!感谢长评?!说起来我当时开这个脑洞还是以一种听BGM脑补MAD分镜的姿势展开的,根据歌词脑补
© 梦旅 | Powered by LOFTER